歡迎訪問四川仁壽鐵馬焦化有限公司
你的位置:四川仁壽鐵馬焦化有限公司 > 新聞中心 >  > 文章正文

人間 | 煤炭的黃金十年里,有人發財,有人死去

時間: 2019-05-10 | 編輯: 150 | 閱讀:150次

在大多數時間,工作都與我們的生存直接相關。無論我們是在主動尋找一個謀生的飯碗、不斷追求自己鐘愛的事業,還是被動接受命運的安排、甚至消極逃避,它都是我們人生最重要的構成部分。

為了更好的生活,幾代中國人都在不斷適應著時代的變化,不曾停歇,也不能停歇。工作如同一面棱鏡,折射出不同代際、不同地域、不同階層、不同教育程度、不同性格的個體多元多樣的三觀。

這一次,我們希望能請大家一起,記錄下自己以及身邊的人與工作有關的故事。記錄下我們的父輩們曾經所為之奮斗的,也記錄下我們自己所困惑、悵惘與堅持的一切。

記錄下自己,就是記錄下今天。

征文長期有效,投稿發郵件至 thelivings@vip.163.com,并在標題標注「尋業中國」。期待你的來稿。

本文為“尋業中國Work in China”連載第16篇。

我的家鄉盛產煤炭,大大小小的煤礦遍布城市周邊。千禧年前,31歲的父親從銀行辭職,一頭扎進了煤炭行業。

今年除夕夜,父親帶著些許酒意評價自己的前半生,他說自己經歷了中國煤炭行業的黃金十年,也見證了整個行業從輝煌到沉寂的重要歷程。

文章是父親的口述。

1

早些年,誰都知道開礦掙錢,可本錢大,手續也很難辦,只能開個小煤窯——跑到偏僻的山旮旯里,雇幾個村民,悄沒聲地挖煤賣煤。買賣雖紅火,可一旦出現礦難,輕則前功盡棄,重則傾家蕩產、鋃鐺入獄。

至于合法的煤炭生意,就只有煤炭的異地買賣了。把煤炭用大卡車運往周邊的城市,賣給工廠、學校、食堂;或者有關系的,直接通過火車運往全國各地,特別是長江中下游經濟發達的城市,賺個差價。

1999年,我義無反顧地離開了單位,躊躇滿志地開始了嶄新的生活。

此前在銀行工作的這些年,也認識了一些煤礦、鐵路單位的工作人員,了解清楚煤炭生意的基本模式后,我認為自己完全有了單槍匹馬入行的能力。

我對著地圖,把目標鎖定在南方一座經濟發達的工業城市。那一年,這座城市的發展正欣欣向榮,需要大量的煤炭資源。

但想把煤炭運過去,只能通過火車。當時,所有的正規煤礦都可以向鐵路部門提出貨運計劃的申請——俗稱“車皮計劃”——只要有帶著明確目的地的“車皮計劃”,煤炭就可以發出去了。

隨后,我開始拜訪家鄉周邊的各家煤礦。大煤礦對我不屑一顧,他們張口就說:“我們的客戶都是全國各地大型發電廠,合同都是每年的煤炭訂貨會上簽好的。你就是一次能發(要)一個列的車皮,我們也不能跟你合作?!?/p>

“一個列”就是一列火車,33節車皮,一節車皮60噸煤,總共就是近2000噸。這對于那時候的我來說,這簡直是個天文數字。

吃多了閉門羹,我改變了策略,開始專找中小型煤礦。我相信市場這么大,一定會有些煤礦存在煤炭銷售的問題。

很快,我就找到了狼山煤礦。狼山煤礦是一家縣辦煤礦,雖說規模小,卻也是縣上重點扶持的企業,礦運銷部陳經理50歲左右,曾經是一所中學的教師,身上有一股濃濃的書卷氣。

等我說明了我的來意,陳經理很快回復我說:“沒問題,我們可以把煤賣給你,并為你申請你所需要的車皮。但我們的車皮計劃都是這個月的月初報下個月的計劃,只要計劃一下來,你就得把煤款先打在我們賬上?!?/p>

我滿口答應下來。

解決貨源問題,我馬不停蹄地南下去了那個此前我只在地圖上見過的城市。

初來乍到,兩眼一抹黑,我在城里漫無目的地轉了兩天,來到了火車貨運站——這個地方80%的煤炭都從這里運進來的。

那天站里日常停放著幾列運煤的火車,工人們正熱火朝天地從火車上往地下卸煤,雖說沒有風,可整個站臺都彌漫著黑色的粉塵,粉塵下就是一堆堆小山一樣的煤炭。

我穿行在“小山”之間,看著一輛輛大卡車豪邁地沖進貨站,又滿載著煤炭呼嘯而去。攔住一輛貨車,我問:“師傅,你們把煤運到哪里去呀?”

“貨場,老板的貨場,這地方不讓囤貨,24小時內必須拉走?!?/p>

我趕忙向司機打聽了貨場地址,記在小本子上。司機還挺熱情,笑著說:“是來做煤炭生意的吧?我經常碰見你們這樣的外地人,想考察市場,在這兒不行,得到貨場去?!?/p>

我正想開口問能不能搭他的順風車到貨場去看看,司機突然指著迎面開過來的一輛摩托車說:“你問他去吧。他姓趙,就是個煤老板?!?/p>

這人是我入行以來認識的第一個煤老板。

文章標題: 人間 | 煤炭的黃金十年里,有人發財,有人死去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weilailipin.com/xinwenzhongxin/885.html

相關文章推薦:

Top